关于情事

January 13, 2018

致陈:见字如晤。我想到的是干涸的心力下一个苟延残喘的人。而我没到那种因目光短浅而暴躁不安的地步,也没到那种盲目寻求思量而捉襟见肘的地步。今天我不喜欢哲学的美妙人间,我只喜欢你。至此,我开始写我的情书。就此之前,我并不了解你的想法和看待事物的角度。我想我们都需要灵魂与人格的美好支撑,坦诚相待。以及更好地去接受服务与为人服务。这是我幻想的美好,若与你近距离讲便是一种虚无的乌托邦。不是文艺。好歹肉体加身,我的思想层次自认为常人无法到达,但我并不想去改变你。使一个人变得讨厌的方式千万种,而我最不想的就是这一种。疯子一个便足,两个就会打架,弱肉强食。喜欢[...] Read more

我是谁?我要到哪去?

December 1, 2017

两周时间,心情黯淡,我是多期待一种蜕变而不是历经挫折。有人难免对我说什么人生哲理,说我矫情做作文过饰非。不过心思敏感绝对不是好事,我已经被它折磨地苟延残喘了。死不是生的对立面,而是生的一部分被保存下来必然经历。这周三的晚上彻夜难眠,因什么什么事使自己变得如此矫情,无非是怕受惩罚。我写过太多太多感慨过去,感慨未来的文字。所以就连我的老师定义我写作的范围也只是局限于人生、理想等适合鸡汤别人鸡汤自己的散文。我不是的,我不想这样的,只是我在一个不恰当的时间里,学会了不恰当的方式来排解自己的内心。真是毒害的东西,你们别真[...] Read more

关于我

November 2, 2017

写了很多,没有一篇是关于我的。故事的缔造者,最悲哀的是自己没有故事。1.我叫情小北。这个名字很怪吧,我收到过很多评价,诸如可爱、好听、非主流、弱智....我还记得初二的时候,心血来潮,希望用一个名字贯彻未来,始终想不好,便在一个时机确定了这三个字。那个时候记得在玩一款游戏《魔幻大陆》(也许是别的,不是很清楚),注册名字的时候输入框旁边有一颗骰子,我随意一点出现情小北三个字,和小说生成器一样类同吧。心里当时想法,不错,挺好,那就是他了。日后这个名字,也许被很多人知道吧。在现实生活里,同学不叫我真名,都基本叫我情小北。高二的时候是电脑社副社长,指导[...] Read more

关于孤独

October 31, 2017

写的闲暇:1.十几年前你让我藏起来的那只夏天的蝉,躯体里藏着回忆也藏着那段时光的印记。绵绵的青草是夏天的印记,荒野的风声告诉你也告诉我最残酷的足迹。我不爱那里,也讨厌你告诉我的:天桥、雨水、旧公交。花盆、废瓶、流浪狗。那大雨淋湿了衣襟也淋湿了我苟延残喘又卑微的内心。你说站在土丘上就可以眺望自己的远方,可我用力张望除了工厂就是围墙。我以为是区域禁锢了活性,你告诉我是我自己不能自理。有一天你消失在我理想的轨道里,我却从未感受过这么巨大的孤独蔓延。2.延绵的山脉与地平线连结,记得你告诉我地平线叫skyline。这像是人为规定的边界。逃离不出也不愿逃出[...] Read more

我就在长夜里慢慢死去

October 3, 2017

我不知道最近怎么了。情绪低落、情绪失控、饱满的幻想、巨大的压力。1.我喘不过气,就像跑了几百千米。渴望解脱的灵魂是孤僻可笑荒唐弱智的,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觉得我已经发现了我自己的本来面目,我只是想机械一样地走过去,跨过弯弯的河流直到几万米高的山脉。 我都觉得自己十分的不真实,非常荒唐可笑,甚至就像我在学校里和一群同学嘲笑某一个人的中二、弱智、傻逼。我很怕有的时候的自己在别人的眼里,也是这么一个存在。别和我扯什么相信自己、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什么的鸡汤。有什么用啊?从古至今能做成的,将万物规律集齐集大成者,要么是真的圣人,要么就是傻逼。我从来没[...] Read more

© 2018 | 由 Typecho 强力驱动 | 情小北